靈氣復甦:扛着墓碑去斬妖
小說推薦靈氣復甦:扛着墓碑去斬妖灵气复苏:扛着墓碑去斩妖
洛都暂时安定的环境,让无忧的下半学期过得安稳又寻常。
极品风水师 岱岳峰
贞州的情况还是没有好转,持续的严重妖患拖垮了贞州的经济,这半年洛都也通过各种形式对贞州进行了支援,不过大多数都是民间自发的。
学校原本去支援的学长学姐也未能按时回校,四年级直接在当地毕业,编成新军进行对妖作战,三年级预计也会是这个套路。
乌处长期间也断断续续联系过无忧几次,只是一次比一次的时间短,她的状态听上去也是一次比一次差。
在这割裂的环境下,无忧等人升入了二年级。
经过一年的试点,学院的教育改革也正式展开,而新学年的第一把火便是御灵师八级考试提前。
一般来说八级考试会在二年级下半学期或者三年级上学期进行。
如今提前举行的消息一传出,二年级的学生纷纷炸了锅,大家除了对这考试本身有意见,还担心着这八级考试提前的目的。
“大家说这次考试提前,可能是我们这届也要提前支援战场。”
接到消息的无忧四人,此刻正在宿舍讨论着这件事。
无忧闻言点了点头,“贞州方面现在很是困难,与之前洛都城外不同,听乌处长说妖物的种类更加多样、数量也像是杀不完一般,而且最神奇的是还会使用战术战法,城里的靖妖局支援团队都轮换了几批了,世家被政府压着也送了好几批御灵师。”
一旁的景煜也补充道:“听我哥说,我们学校的学生虽说是去做后勤保障的事,但是关键时候哪还管那些,全都要拉上战场,之前青年军里有几个学长就牺牲了。”
九阳神王
宁笙闻言面露悲怆,淡淡道:“难怪之前有几个家长来学校闹了。”
“御灵军呢?”平时对政治不太感冒的宁箫,第一次知道贞州的战况,顿时觉得不可思议。
景煜闻言摇了摇头,“御灵军的牺牲率是最高的,我们中部军团六成以上都抽调到贞州了。”
无忧叹了口气补充道:“现在就怕其他地方也爆发,这样的话可就真的被动了。”
宁箫想到支援的学生中有不少世家子弟,好奇的说道:“诶?这次我们洛都这些世家倒是听话哈,说让自己子弟上战场一点怨言没有。”
下 堂 王妃 逆襲 記
“哪是没有怨言啊,这是上面下了死命令,谁敢多言推脱或者想办法顶替,直接开除取消学籍,家里也会受到相应的惩罚。”
“这么牛?”
“那是,听说是中央发的最高指令。”
见气氛有些低落,宁笙连忙转移话题道:“好了好了,这些自有人去考虑,我们还是想想怎么通过这八级考试吧。”
众人闻言纷纷点了点头,这话音刚落四人的手机提示音一起响了起来,几人拿出手机一看,顿时面色骤变。
景煜看着手机冷哼一声,“唉,这八字还没一撇,有人就动起歪脑筋了。”
“恶意不通过。。哼,绝了。”无忧轻声呢喃了一句,“有的人还没上战场就想当逃兵了。”
宁箫双手一摊,“这下好了,要是恶意不通过,直接连坐,整个院都别想毕业了。”
“看来这次学校和上面是下了大决心了。”宁笙附和说道。
无忧站起身激动的说道:“就应该这样,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逃避责任当逃兵,我看这辈子都要被指着脊梁骨骂。”
这话音落下宁箫便笑着说道:“嘿,姐夫你别说,现在群里就热闹起来了,都在找那个想恶意不过的人。”
无忧一听觉得有趣,连忙说道:“我们院估计没有,你问问宋飘,是不是他?哈哈哈哈。”
这还没等宁箫发问,宋飘自己便在大群里叫了起来,一个劲的说不是自己。
看着这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样子,四人纷纷笑了起来。
baka-man的赛马娘漫画
说笑归说笑,八级的难度还是很大的,一番吐槽抱怨过后,无忧这届的学生纷纷投入到复习之中。
和以往的八级考试不同,本次的考试重实践轻理论,主要的分值都在实践斩妖科目上,而所用的测试妖物各个都是六级。
具体的考试细则一出,无忧的宿舍是门庭若市,大家都知道同届学生中实战经验就属他最多,水院的同学近水楼台先得月,首先就把无忧的宿舍当教室了。
后来渐渐的不止水院的人,其他学院的人也赶了过来。
无忧见每天上门的人太多,便将培训的地点放在了操场上,并且召集了当时的青年军同伴作为助教。
景煜甚至还开起了直播,一时间每天晚上操场便成了学院二年级的聚集地。
因为无忧是无灵体质,更多的是给大家教授战斗技巧,而灵气技法的运用,无忧则请了各院的尖子生来辅导,到了后期甚至把在图书馆躺平的李烛文也给拉了过来。
看着操场上挥汗如雨的同学们,暂时在看台上休息的无忧和李烛文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
李烛文看了看一脸兴奋的无忧,好奇问道:“喂,这里面当时可有不少人奚落过你呢,你不记仇?”
无忧闻言瞥了他一眼,“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小心眼。”
“嘿,还说我小心眼了,我要小心眼会来这帮你么?”
无忧见他闹了起来,连忙安抚道:“好好好,我小心眼行了吧。”随后微微一笑,“哪有什么记仇不记仇,以后这些同学说不定都是战友,他们实力增强对我不也是个保护么?”
李烛文闻言深深看了他一眼,“你也相信那要将你们提前支援贞州的传闻?”
无忧转头看着他的眼睛,轻哼了一声,“不管是不是去贞州,我总觉得战争或早或迟一定会来临。”说着看向操场,继续道:“与其那时候手忙脚乱,不如尽早做准备。”
“哼,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是师徒。”
“嗯?什么?”
餘加 小說
李烛文摆了摆手,示意无忧不要在意自己的自言自语,心中则是感叹起这无忧的想法竟和校长不谋而合。
两人一时无言沉默的看起操场中的训练,片刻后李烛文淡淡的说道:“之前一起和你剿灭青龙寺的几个学长,上个月牺牲了。”
无忧闻言看了看李烛文,没有立刻搭话,过了一会后,淡淡的说了句,“哦,是么?”
“所以,八级考试结束后,这晚上的集训你也想办法召集吧,我在学校的话会尽力帮你的。”
“在学校的话?”
李烛文舒展的伸了个懒腰,慵懒的说道:“说不定我们教师也要去贞州。”
“什么时候?”
“不知道,有需要的话,现在还没定。”
“贞州。。。真的到这种程度了么?”
李烛文点了点头,“洛都及周边几个城市已经开始构筑防线了,若是往后的几次支援再没有起色,上面估计就要考虑放弃了。”
“放弃?”无忧闻言立马站了起来,“放弃是什么意思?”
李烛文连忙将他按了下来,“激动什么,不过是我的猜测罢了,不可能不休止的去填贞州的坑,必要时候估计会选择同归于尽。”
“你是说。。。”
“是的,让贞州城和妖物一同消失。”
当李烛文说出自己的猜想后,无忧的内心再也不能平静,他不知道这决策是好是坏,但一时也想不出其他更好的方法,一时间觉得胸口堵得慌。
想了一会后,径直冲到了操场上,与其空想焦虑,不如做些实事。
望着无忧忙碌的身影,李烛文抬头看了看天上那明亮的月亮,随后站起身也朝操场走去。
围栏外望着这一切的张硅嵋淡淡的翘起了嘴角,一边转身离开一边缓缓唱出了自己很喜欢的一首歌。
“少年自有少年狂,身似山河挺脊梁,敢将日月再丈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