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職業選手
小說推薦宇宙職業選手宇宙职业选手
此时虽然夜色笼罩,但借助朦胧的月光以及宅院内的灯笼,达到细胞级掌控的许景明等大群高手,能清晰看清宅院内的情形。
“保护殿下!”原本分散而立的十二护卫,第一时间冲到厅门处,欲要阻拦敌人。
“拦住他们!”
厅内的程燕然焦急下令。
“走。”乱发老者剑法王催促道,立即带着身边众人冲破大厅墙壁,朝外逃去。
剑法王、荀圣使都是非凡人物,不约而同做出了同样的决定——让十二护卫阻拦拖延,他们全力逃命。
“来者不善啊。”剑法王眼眸中有着怒火,“至少三名超一流高手带队,敌人肯定有充足的准备!到底谁背叛了我?泄露了我的行踪?”
剑法王这一刻,本能地以为这一支可怕的袭击队伍,是针对他的!
因为在场他地位最高,影响力也最大。
燕王世子,听起来是一位世子,可实际上,影响力是很有限的,燕王本人都不在意!
荀圣使,实力是强,但也只是一名闲散高手。
唯有他剑法王!在红莲宗内地位排在前五,长期行走天下,更成功扶持了数个乱军势力,威望极高。现任宗主年迈,他甚至有望更进一步,成为下一任宗主。
作为造反势力的高层大老,在帝都,不敢大张旗鼓。
“我今晚秘密来这里,我的八名随从,一直在我身边,寸步不离。只有瑶儿和燕然有机会出卖我,可他们俩都经过了‘红莲洗心’,不应该背叛啊,到底哪出了意外?”剑法王暗道。
他没觉得,在场其他人能吸引如此大规模的刺杀。
“有人刺杀师尊?”程燕然也被这场景吓得一惊,“红莲宗手段酷烈,树敌众多。想杀师尊的有不少。黑莲宗也和红莲宗势如水火,都有刺杀师尊的可能性,我这是被连累了?”
荀圣使眼眸幽冷:“哪来的凶人?心灵力量丝毫不逊色于我,这三名敌人,在超一流高手中都算是顶尖了!”
如此恐怖的心灵力量,大部分超一流高手都达不到。
这也是剑法王、荀圣使毫不犹豫率人逃跑的原因!敌人势大,硬碰硬,他们并无抵抗把握。
……
许景明一众六十余名高手,个个化作残影,直奔大厅方向,十二护卫见状也是心颤。
“布阵。”
十二护卫也都是久经战阵,即便紧张,也没有一个溃逃。
许景明等人毫不留情,完全执行庞泽的计划。
以三大八阶高手为尖刀,其他一流高手们配合,先一步对付这十二名护卫。
“噗。”“嗤。”“撕拉——”
刀剑闪烁!
枪芒耀眼!
更有暗器呼啸!
双拳难敌四手,十二名护卫一时间遇到如此多敌人的围攻,更有三名八阶高手混在其中出手!几乎一个照面,十二护卫就倒下了四人。
剩下的八人,自然紧跟着被击杀,前后没有超过五秒钟!
“有超一流高手!”
“啊!”
凄厉喊声中,十二名护卫便都倒下,血流的一地。许景明等人丝毫不停,已然冲进厅内,便看到大厅一面墙壁破碎,程燕然、剑法王、荀圣使等人都沿着这方向逃跑了。
八阶高手的心灵力量笼罩下,完全能锁定程燕然他们的位置。
“追!”许景明等人迅速追上。
“彭!”“彭!”“彭!”一支支求救的号箭冲天而起。
这些号箭,和血雨卫号箭不同,在空中绽放出金黄色的图桉,代表了燕王府的身份。
显然四周的暗卫们知道敌人势大,也发出号箭求援了。
“嗖嗖嗖……”分散在宅院四周一名名暗卫,也立即朝程燕然汇聚过去,要保护世子殿下。
“该死虞风,先后一共抽调三十名一流高手。”程燕然看着一个个赶来汇合,护持在周围的暗卫们,更加愤恨虞风,也恨他的父王‘燕王’。
“原本我有十二护卫、三十八暗卫,个个都是一流高手。还有荀前辈护持我。即便遇到险境,这么多高手也足以护我逃离。”程燕然暗恨,“可现在只有十八暗卫,现在赶来的还不到十个!”
至于明面上的十二护卫,已经全倒下了!
程燕然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感!
逃命中的剑法王、荀圣使二人看到远处,不由色变:“不好!”
他们一大群人刚冲出宅院,便看到密密麻麻一道道残影或是沿着街道,或是踏着屋顶砖瓦,或是沿着院墙,从一处处包围过来。
这正是许景明他们的另一支队伍——柳海率领的一百名二流高手,当然最先只有五六十人来拦截,还有一些二流高手正在全速赶来。
“拦住他们!”柳海等人眼中毫无畏惧,作为宇宙公民玩家,他们都不惧死亡,反而更期待和高手厮杀!
“冲破他们!”
剑法王、荀圣使、程燕然、独臂女子、八名红莲宗高手以及刚刚汇聚的十一名暗卫也拼命了,如果有充足的时间,这群高手们完全能击溃柳海率领的二流高手队伍。
但他们没时间耽搁!
“彭彭彭!”
惨烈的厮杀,瞬间爆发。
剑法王和荀圣使这两大超一流高手也拼命了,他们俩一个使用双剑,一个使用薄如蝉翼单刀,顶着暗器、投掷兵器,疯狂杀戮一切阻挡在面前的敌人。
“杀。”程燕然这位世子殿下,也取出腰间的两柄剑拼命了,他能拜剑法王为师也的确颇有天赋,外界都不太清楚,燕王世子已悄然达到一流高手之境!
此刻,程燕然疯狂攻杀面前的敌人,身旁的红莲宗高手以及暗卫们个个状若疯狂。
可是——
宇宙公民玩家更疯狂!更不要命!
“他们不怕死!”
“都是死士!”
剑法王、荀圣使等人心都凉了。
当敌人不怕死的时候,进攻威胁就可怕多了。
虽然是一个照面,剑法王等人就杀死了十余名阻拦的高手,可就耽搁的几秒钟,许景明、三大八阶高手、六十名一流高手便已然追上了。
呼呼呼——
众多高手们迅速包围住剑法王等人。
“住手。”剑法王开口。
许景明微微一伸手,众高手们还真的都停下了。
燕王府的暗卫们刚刚放出号箭!十分钟内,能赶来的高手都是有限的,许景明很清楚,还有足够的时间。
“敢问是哪一方高人,欲要对付我庞诚?”剑法王看着许景明,他能看出来,这个表情僵化冷漠的男子应该就是队伍首领。
“庞诚?”许景明了然,笑道,“原来是红莲宗的剑法王,没想到这次对付燕王世子,还能顺道抓一条大鱼!”
剑法王一怔。
什么?
自己是被连累的?
“对付我?”程燕然也惊愕万分,这么凶勐的敌人是针对他的?
“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程燕然开口。
“误会?”
许景明看着他,随即转头看向剑法王,冷漠道,“剑法王,你如果想要活命!就让你的手下不准插手。否则……你也跟着一起死吧!”
剑法王童孔一缩,随即咧嘴一笑:“哈哈……既然阁下和燕王世子有仇,我自然不插手,我红莲宗的人都不会插手。可否先放我们离开?”
“先在一边等着。”许景明说道。
剑法王没吭声,只是一挥手,于是他麾下的八名随从、五名暗卫、独臂女子都跟随剑法王走到一旁。
“瑶儿,师尊,你们都……”程燕然有些绝望看着这幕。
媚狐追仙传
“燕然,你别怪师尊。”剑法王说道,“这是你自己惹下的债,我也帮不了你。”独臂女子轻轻叹息,不愿再看程燕然。
程燕然沉默。
他的暗卫中,的确有红莲宗高手,如今剑法王一招手,红莲宗的人立即跟随剑法王躲到一旁了。
“阁下可否饶过世子殿下,殿下对我有恩。”荀圣使开口,“什么要求,尽管提。”
许景明眼神一冷:“杀!”
呼呼呼!
三名八阶高手以及众多一流高手瞬间涌了上去。
在程燕然身边的几名暗卫,一瞬间就倒下了。唯有那位荀圣使刀光诡异莫测,一招一式都融入心灵力量,影响周围,令众多一流高手们都受到影响。那荀圣使还开口道:“我救不了殿下,可否放我活命?”
但许景明冷漠看着,没理会这位荀圣使。
仅仅一息时间。
荀圣使便死了!他的刀法虽然恐怖,但三名八阶高手个个不弱于他,三人围攻选,荀圣使能坚持一息时间已经很了不起了。
“噗。”程燕然在疯狂抵抗中,也最终被一刀刺穿胸膛。
“我……”
程燕然愣愣低头看着胸口伤势。
许景明走了过来。
“程燕然。“许景明看着他。
玩寶大師 小說
程燕然抬头,眼中有着癫狂:“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这些年我已经爽痛快了,死也值了。”
“值了?“许景明从怀中取出一药瓶,扒开塞子,药瓶的粉末洒在程燕然的身体上,也同样洒在了胸口伤口上。
程燕然顿时发出凄厉喊叫,声音中充满了痛苦恐惧。
但很快他喉咙也发不出声音了,全身皮肤泛红,都在哆嗦着,他眼中有着绝望痛苦,从来没尝过这般可怕滋味。当疼痛达到匪夷所思程度时,死亡都是一种解脱。
“这是血虫粉,专门为你准备的。”许景明轻声道,“你不是一直想杀我吗?”
许景明揭开了脸上的人皮面具,看着程燕然。
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的程燕然看着眼前人,眼睛顿时瞪得滚圆。
景明?
费心兰的两个男性好友之一?费心兰拜师那天,景明和罗百川都只是站在角落的小角色。他不是一个普通的血雨卫队长吗?
许景明懒得看程燕然,抬头看向处于震惊中的剑法王等人。
“不好。”剑法王等人脸色变了,“揭开人皮面具?暴露了真实身份?虽然不认识此人,但看到他真面孔……恐怕……”
最强小队的杂役
“杀了他们。”许景明一挥手。
“阁下……”剑法王焦急开口。
三大八阶高手率领众多一流高手已然围杀过去。
scene-000
许景明平静看着这幕。
放他们?
管他是红莲宗,还是哪个势力!一样是全部干掉!
刚才只不过是‘分化他们’,否则要杀剑法王、荀圣使等人还是要花费些力气的。现在逐个击破,就变得容易多了。
“知道我的身份,一样要杀?”剑法王本以为,如果没仇怨,对方应该不会轻易结仇红莲宗!提出些条件,可能就放他们活命了。
可谁想……
还是要杀!
一边围杀着剑法王等人,同时也有不少二流高手奉命去搜刮宅院,搜刮尸体。
“你到底是谁,为何非要杀我?”剑法王死前愤怒咆孝。
许景明看着他,看着剑法王死在三名八阶高手围攻下!
“搜下他们尸体。”许景明上前,亲自搜剑法王的尸体,这位可是在场地位最高的大人物。
“这两柄剑冰冷彻骨,显然不是寻常兵器,价值非凡。”许景明先收起剑法王的两柄剑,“银票、金叶子……价值也有上万两!不愧是红莲宗的剑法王。”
随身携带上万两!还都是免文字密的。
对剑法王而言,只是随身携带些钱财,在天下间行走,很多时候都要用钱的。
“这是……”许景明忽然摸出了一块兽皮。
兽皮残缺,摸起来无比柔软,皮上有密密麻麻奇异纹路。
“这是什么?”
摸着兽皮,兽皮上隐晦的气息,让许景明感觉到窒息感,他隐隐觉得……这是一件宝贝。
“应该是件宝物,之后再查查。”许景明收入怀中。
宅院内包括所有尸体,简单搜了一遍。
许景明就在那,看着程燕然在痛苦中最终死去。
“就这么让你死去,已经算便宜你了。”许景明默默道。
柳海此刻上前,将程燕然头颅收入木箱内,再用包裹扎好。
“接下来麻烦师父了。”许景明看着柳海。
“交给我。”柳海提着包裹就离去,他必须以最快速度前往七杀楼的帝都总部,去领取‘击杀程燕然’的赏金。因为一旦程燕然死去的消息外泄,帝都官方肯定会疯狂追查凶手,到时候领取悬赏就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