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後,禁慾殘王他白天冷冰冰晚上求親親
小說推薦替嫁後,禁慾殘王他白天冷冰冰晚上求親親替嫁后,禁欲残王他白天冷冰冰晚上求亲亲
“我家王爷王妃感情好,与你有什么关系?莞妃娘娘,您还是安静些,免得吵到其他的大夫了。”黛汐没好气的道。
这顾倾城简直是没事找事,他家王爷看王妃她还不允许了。
这样的,应该就像皇上一样,打的她老老实实。
“姐姐,瞧这下人真是牙尖嘴利呀,妹妹可没有这个意思,既如此那妹妹便不说了。”
说罢,顾倾城便靠在了椅子背上,撑着头闭上了眼睛,一副假寐的样子。
“切!”黛汐瞪了她一眼,不说就不说呗,谁还稀罕她说话了。
而夏南曦也没说什么,命厚福给他拿了一卷书,自顾自地翻看起来。
“王爷,医术大赛还有许久,不如咱们出去走走吧!”厚福俯身道。
“不!”
这几日宫里不太平,他必须要亲自守着小人才安心。
毒?
宿命恋人
夏南曦?
这时顾北笙猛地想到,貌似之前给夏南曦解毒时,便发现他的毒是掺杂了生锈的铁,所以才变成了剧毒。
那这些药材……
顾北笙仔仔细细地查验了一番,再联想起昨日解的毒,猛然发现。
昨日的毒加上今日这些药材,制的毒可不就是夏南曦所中之毒?
權力巔峰 夢入洪荒
医术大赛,比制毒?还是夏南曦所中之毒?
“医术大赛获得头名的,都会派给王爷,给王爷治腿!”这时,韩朵朵的话语浮现在耳畔。
将毒分成两部分,这出题之人,一定懂得此毒的解法。
只是为什么,明明出题之人可以解毒,为何不……
皇上和太后毒了夏南曦,现在还假模假样地选拔大夫给他治腿?
不,不一定是为了选拔,也有可能是为了预防!防止有人给夏南曦解毒。
“公公,草民已经完成制毒!”
这时,坐在后面的一个大夫起身道。
顾北笙转头看了一眼,宫里的太监将他桌上剩余的药材收了去,而他制的毒被放在一个小瓶子里。
顾北笙,他只用了两种药材,是最简单的毒。”
这时韩朵朵朝着她眨了眨眼睛。
“顾北笙,你可要加油哦,我已经用了八种种药材了。”
两种?
八种?
看着桌子上的药材,顾北笙皱着眉头,沉思了起来。
“怎么了?”这时夏南曦操纵着轮椅,走到了她跟前悄声问道。
“我……好像发现了个秘密。这药……”
“别!”夏南曦适时地捂住了她的嘴巴。
“人多眼杂,咱们回去再说。”
“可是……”顾北笙欲言又止。
见她欲言又止的模样,夏南曦知道不是小事,便道:“顾北笙,你若是身子不适,咱们第而关就退出来吧。”
“王妃,您怎么了?”
这时青萝和黛汐也走上前,来关切地问。
“顾北笙,你不舒服吗?”这时韩朵朵看着她问。
“我没事!”
狂暴武魂系統 流火之心
顾北笙咬了咬牙,只有通过第二关才能到第三关,而只有夺得了冠军,才有机会能见到百晓棠,所以这第二关她必须过。
“真的没事吗?”
“没事!”顾北笙摇了摇头,决定继续比赛,道:“你回去好好坐着吧,不然我一会儿就被淘汰了。”
唉……听到这儿,夏南曦不由得叹了口气,
“那你如果真的不舒服,就告诉本王别硬撑。”
“好!”顾北笙点了点头,开始研究起来。
其实过了第一关,太后娘娘倒没有很惊讶,只是这第二关,她试分关心。
所以让眼线一直在外面盯着,一有什么异动便赶过去告诉她。
第二关依旧是四个时辰,等到结束时,也已经到了半下午。
看着顾北笙呈上来的东西,太后娘娘忙让人把这东西呈给了神仙。
每年的医术大赛,第二关所有人制出来的东西,最终都会被呈给这位神仙,让他做最后的定夺。
“神仙,您看,这是顾北笙做的毒,您看她有没有可能解得出来?”太后娘娘紧张地问。
而太后娘娘口中所言的神仙,隐在一片黑暗之中,他与太后娘娘中间还隔着一道厚厚的帘子。
只见他先是闻了闻,而后又倒出一点来,用眼凌仔细地看着。
“神仙,可是这顾北笙制出来了?”
见他一直不回答,太后娘娘惊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娘娘莫急!”
这时这神仙开口了,只是他的声音嘶哑的不成样子。
“这毒本仙还需要些时间才能看出门道,请娘娘再给些时间。”
说罢,这神仙将顾北笙制的毒用手指蘸了一些,放进了嘴里。
“神仙,您这是?”太后娘娘一惊,担忧地道:
“神仙,你可要注意自己的身子,这毕竟是毒。”
“噗……”这神仙品尝了一会儿,又吐了出来,然后拿了杯水漱了漱口道:
“太后娘娘不用担心,本仙只是分辨了这毒中的成分而已,这姑娘好生精明。
今日的那些药材,但凡用了四种以下,必是最简单的毒,说明这些人资质粗陋,不堪大用。八种以下,只是稍微复杂而已。十一种以上,不成毒,除非用满十八种,可这十八种,一般人看不出来。
如今这毒却足足用了十七味,不,准确的说是十八味。”
“十八味?神仙,您的意思是顾北笙制出了那种毒?”
“不,太后娘娘,您莫要着急,听本仙慢慢道来。”
“这十七味药材,的确用的都是咱们分发的药材,只是这第十八味用的却不是铁锈,而是……”
“是什么?”
“是人的指甲。”
“指甲?”
太后娘娘一愣,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长长的指甲,如果指甲有毒,那她留这么长的指甲,每日还要用它来进食,岂不是……
“神仙,指甲也有毒?”
“太后娘娘莫怕,指甲自然是无毒的,但若配以其他的药材,便可变成有毒之物。
竟然想到了用指甲,这制毒之人好缜密的心思!”
“这……神仙,那顾北笙到底有没有解无解之毒的本事呢?”听到神仙夸顾北笙,太后娘娘急忙问。
“不好说!”神仙摇了摇头。
“她制的毒与我们的毒大相径庭,若要说她比本仙高明嘛,也算不上,若说她解不出来嘛,倒也牵强!太后娘娘,此人还需得观察观察。”
“既如此,神仙不如明日的第三关您亲自去瞧瞧如何?”
“那好,那本仙明日便去瞧瞧,只是在此之前,还请娘娘寻一些她之前治过的病人,有药方便是最好,本仙也可从这药方当中探寻一二。”
“是,神仙说的是。”
“来人啊,去金陵找那些被顾北笙诊治过的人前来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