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穿儒道世界的莽夫
小說推薦打穿儒道世界的莽夫打穿儒道世界的莽夫
张韬一脸无语,听到钱多多的吹嘘,心中感到非常的恶心。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宰相门前七品官,世族屋前无犬吠’是什么道理了。
这世间居然还真有如此厚颜无耻,趋炎附势的小人。
真是妄为读书人啊!
“公主,既然今日是最后一次考核,那我们就快点去吧。”
张韬鄙夷的看了一眼钱多多,对于这样势利的人,他不屑与之对方为伍。
听到周倩雪的解释后,他立马意识到时间快来不及了,若是错过了今日,那么等到半个月,就到了书院的大比之际。
那么到时候,他要想在重重戒备之下,从书院的藏书阁内寻找有关‘抡语’的书籍文献,那无疑是难于上青天。
想到此处,他大步就向半山腰上的书院走去。
走到一半,他停了下来,眉头微皱的扭过看向身后钱多多二人。
他发现自己与九公主二人,在这偌大的书院内根本就不认识路。
“公主殿下,是想前往考校阁?小生愿意为您效劳!”
见状,一脸市侩的钱多多,急忙跑上前,折扇一合,面带微笑道:“若是九公主想在熟悉一下书院的环境,随时都可以叫我…”
他一边说着,一边得意洋洋的领着张韬等人向书院深处走去。
一路上,张韬看到了许多手持圣贤书的书院学生,正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惬意畅谈。
整个书院的氛围非常恬静安逸,四周都充满了浓郁的书香气息,让人心旷神怡,忍不住的加入其中认真学习。
半盏茶后。
张韬等人来到了一处凭栏画柱的阁楼前,周围站满了一位位心情忐忑的少男少女,他们体内全都散发着微弱的浩然真意。
显然,这些都是今日前来参加书院考核的学子。
他们之所以站在阁楼庭院前,久久不愿离去,或许就是在等待考核的结果。
“九公主,前面就是考校阁了。”
钱多多语气恭敬,指着前方人满为患的阁楼,解释道:“还有半柱香,就到了出榜的时间,到时就能知道哪些人被录取了。”
随即,他看向一旁翘首以待的张韬,道:“张兄,若是你想参加考核,那就赶紧进去吧,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
说完,他又将注意力聚集在周倩雪的身上,卑躬屈膝,恭敬有佳。
闻言,张韬颔首,眉宇间流露出一抹急切之色,对周倩雪抱拳行礼,道:“公主,那我就先进去了,你在这外面小心点,注意点安全。”
“张兄放心,奉天书院内安全的很,根本就没有人敢肆意妄为,同窗师兄们都非常的和睦…关系融洽!”
不待周倩雪开口,一旁沉默寡言的尤青书,自信满满的开口解释道:“你就安心的进去考核吧,小生很期待与张兄一起同窗读书。”
小企鵝的肥翅 小說
“但愿吧!”
听到耳边的话,张韬笑笑不说话,只要不让他遇到蒋夫子等一众,他们相信一切都会风平浪静。
然而,事与愿违!
他越担心什么,就越容易发生…
他前脚刚踏入考校阁的门槛,后脚就立马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惊惧的尖叫声。
“张韬?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来到书院内逞凶!”
江俊鼻青脸肿的身影,赫然出现在周倩雪、钱多多等人的身后。
冤家路窄!
一声惊惧的叫声,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附近围聚在考校阁外的学子,纷纷向这边投向好奇的目光。
有人认识出了张韬的身份感到震惊,有人对江俊大呼小叫的行为感到不满…..不一而足。
“嘶…这法外狂徒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他也想参加书院的考核测试?”
“不会吧,他一介粗鄙武夫,怎么能领悟浩然真意?”
顷刻间,整个场面随着江俊的出现,变得嘈杂不堪,各种议论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听着耳边嘈杂的讨论,周倩雪绣眉微蹙,感到有些疑惑与不解。
她没想到,张韬在奉天书院内竟然会这般出名,十个人当中就有七八个人再讨论有关张韬的信息。
“他是谁?很普通的一个人啊?!”有人狐疑的打量着张韬,表示非常的不解。
“他就是那把蒋夫子锤得卧床不起的人!”
“什么?就是他?”
“……”
此言一出,场内响起一阵哗然,他们纷纷倒吸一口凉气,感到难以置信。
侧耳倾听,周倩雪愕然了!
刚来书院的第一天,就把书院的夫子给锤了?
这都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张韬淡定自若,面对周围的惊叹与喧闹声,他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
笑那蒋夫子被抬回来之后,竟然卧床不起了!
听到这里,他不由暗暗感叹一声,这也太不禁打了吧!
他还没有用全力,对方就倒下了…
摇了摇头,他轻笑一声,丝毫不理会身后江俊气急败坏的叫唤,他自顾自的走进考校阁,准备进行最后时刻的考核测试。
他目前可没有多余的时间跟对方浪费。
一旦错了最后的机会,那就得不偿失了。
“大胆张韬,书院圣地岂容你放肆!”
江俊怒气中烧,看到对方根本不正眼瞧自己一眼,心中的屈辱怒火瞬间点燃。
他振臂一挥,体内纯正的浩然正气汹涌奔腾,无风自起,作势就要从背后偷袭张韬,含怒一击。
“这就是你所说的关系和睦?其乐融融?”
见状,周倩雪美眸一眯,瞳孔内闪过一道冰冷的寒芒,一言不合就动手,哪还有君子动口不动手的谦谦有礼态度?
说着,她语气不善的看向一旁谄媚的钱多多。
“呃…这!”
闻言,钱多多一时语塞,眼珠子快速运转,不知道开口解释什么。
他没想到打脸会来的如此之快!
见到江俊一言不开,就大打出手,他的脸都气绿了。
“放肆!江俊,你在干什么?!”
钱多多怒吼一声,面容一片寒霜,目光阴沉的看向身后的江俊,道:“难道没有看见九公主殿下在这里?”
“还不速速住手?休得丢了我们书院的颜面!”他怒喝不止。
然而,江俊不为所动,并没有因为他的呵斥而罢手,而是目光犀利,死死注视着张韬的后背,蓄势待发,随时准备致命一击。
“放下你手中的兵器,不要在一错再错下去。”
钱多多脸色铁青,眼见自己的劝阻没有一丝用处,他身体横移,手持折扇,出现在对方的身前,阻挡住对方的去路。
“公主殿下就在一旁,我不能你在撒泼了!”他沉声道。
“钱师兄,你可知道张韬是什么人?”
江俊咬牙启齿,目露憎恨,盯着张韬即将消失在考校阁内的身影,他顿时急了。
指着对方的鼻子,他气急败坏,道:“就是他在府衙公堂上,暴戾嚣张,直接把蒋夫子锤的重伤不起…”
“什么?老师被他给打伤了?”
听到这个消息瞬间,钱多多先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质疑的神情,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以老师的修为,怎么可能会被他给打的重伤不起?”他难以接受这个结果。
随即,他扭头看向远处张韬一身寒酸的形象,心中还是无法相信对方实力可以碾压自己的老师。
“钱师兄,若是你不相信,你可以前去蒋夫子的寝室,一探究竟…夫子被抬回来的时候,到现在一直都陷入昏迷之中。”
江俊痛心疾首,看着眼前自己师兄一脸不信的表情,他叹息一声,道:“恩师的屈辱,需要我们当弟子的来洗刷。”
“什么?这究竟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钱多多目瞪口呆,满目震惊,看向一旁的九公主,又看了看远处的张韬,道:“我就暂且相信你一会!”
说完,他便不在阻拦,缓缓的退至周倩雪的身边,一言不发,脸色变幻不定。
“张韬!受死吧!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话音刚落,江俊手中的三尺青锋剑,化为一道寒芒,电光火石,直刺张韬的后心。
铛!
金石铮鸣瞬间炸响。
金光护体!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下,张韬浑身沐浴金光,宛如天神下凡,一道无形的罡气护罩,稳稳阻挡住了那凌厉的剑锋。
“你真的想死吗?”
张韬神情冷漠,缓缓扭过头,目光冰冷,杀意凛然。
隱婚甜妻拐回家
他一瞬不瞬的盯着对方,牙缝内一字一字挤出,道:“不要以为我在这里会所有顾忌!”
杀意滔天的警告,让江俊浑身打了一个冷颤,宛如坠入冰窖一般,冷到无法呼吸。
他身体一僵,手中的利剑哗啦一声坠落,与地面撞击发出一声清脆声。
这一刻,他才想起来,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实力相差实在太大了!
一喝之威,瞬间震慑敌人!
见到这一幕,四周围观的人顿时唏嘘一片。
“他到底是什么修为?”
“罡气护体,他这人居然是一位武夫!”
“武夫也来书院考核?难道是我眼花了?”
他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看向张韬的目光忌惮起来,眼睛内的惊骇之色溢于言表。
“小友,莫要动手!”
就在张韬双拳紧握,准备重拳出击的时候,考校阁内忽然传出一道洪亮浑厚的声音。
“书院内要以和为贵,切莫在这里徒增杀戮!”
声音响起的瞬间,张韬背后升起一阵冷汗,随即他神魂一颤,心中的滔天杀意悄然消散,紧握的拳头也缓缓松开。
只见一位手持青铜书简,羽扇纶巾的中年人从屋内走出来。
此人面容俊俏,神丰俊朗,一袭白衫气宇轩昂,举止投足之间尽显温文尔雅,浑身散发着一股若有若无的书香气息。
“学生拜见秦夫子!”
随着中年人露面,庭院内的众书生齐刷刷上前一步,拱手一拜,执弟子礼,道:“我等无意打扰夫子阅卷!”
秦沐风,奉天书院十二夫子之一,修为四重天不惑境!
在一众夫子之中,他天赋最高,也是年纪最年轻的一位。
“无碍!”
秦沐风莞尔一笑,将手中青铜书简往身后一背,闲庭信步的向张韬走来,道:“小友是来此进行入门考核测试的?”
“嗯!”
闻言,张韬微微颔首,忌惮对方恐怖的实力,他不得不和颜悦色,转过身看向对方。
此人的修为,比蒋夫子的实力高深了太多!
仅仅一句话,就改变了他心中对江俊凝如实质的杀意,消散无踪。
这种手段实在是太过恐怖!
这是一个高手!
一个修为达到四重天的超凡强者!
“既然是来考核的,那就随吾进去吧!”
秦沐风从容自若,面露温和笑容,目光灼灼,上下打量张韬的身体。
他看着看着,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眼睛内露出一道满意的光芒,一闪即逝。
随即,他云淡风轻道:“吾就是这次的考核官!”
说完,他潇洒转身,向屋内走去,领着张韬来到客厅一处干净的桌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