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你真帶着地府打天堂
小說推薦爺爺:你真帶着地府打天堂爷爷:你真带着地府打天堂
文韵婷家附近。
“你让我过来干什么?”
“你不知道我和她有过节?”
苏明实在搞不懂,胡彪怎么突然让他过来。
甚至有些怀疑,胡彪是不是故意在搞事!
胡彪知道苏明这话什么意思,连忙摇头。
“大哥,你可别误会,我没想坑你。”
“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会坑你?”
“是真的有问题,你看她家,有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见胡彪指着文韵婷家楼上,一脸凝重。
苏明长舒一口气,很是无语,真想两个大逼兜给胡彪打过去。
“来,你告诉我,你发现什么不一样了?”
闻言。
胡彪一本正经的说道。
“大哥,你傻啊你!”
“这不是开着灯的么?”
“这还不够明显?”
苏明:“……”
忍不了。
这胡彪在这种问题上,为什么会犯傻?
“胡彪啊,下次跟我说话,动点脑子可以吗?”
“人在家,开灯有什么问题?”
拜托!
如果他有罪,请让法律制裁他。
而不是让胡彪在这儿跟他说这么多废话!
人特么在家,还不能够开灯了?
“不是啊,大哥,你还没明白重点。”
“这可是白天,开灯干什么?”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文韵婷一般是不回家的,都是住校。”
嘶!
看看自己的手,苏明已经忍不住了。
人白天开灯犯法吗?
人突然回家,不住校了犯法吗?
这胡彪是不是一天闲得没事干了?
“胡彪,我很忙,没那么多时间跟你浪费,明白?”
说完。
苏明转身就想走,本以为是一场救赎,没想到是另一场折磨。
胡彪再次拉住苏明,有些着急。
“大哥,你就不能听我说完么?”
听他说话?
尼玛!
说了这么一堆废话,还没说完么?
“说重点!”
“大哥,还记得上次在我家的那个江湖骗子道士么?”
“回来后我看见他了,跟了他一路,最后他来了这里。”
“起初我还没在意,后来回想,这地方是文韵婷家!”
“这不,立马联系了你,让你过来看看。”
嗯?
是这样?
那个道士来了文韵婷家?
苏明看了一眼二楼开着灯的客厅,淡淡说道。
“胡彪,你的细心我知道了。”
“不过,下次见面能不能说重点?”
“你知道你绕弯子这点时间,我能做多少事了么?”
胡彪的确心细,居然跟上了这一点。
文韵婷认识这些江湖骗子?
不太可能。
还是说,这道士看上了文韵婷,要做一些苟且之事。
茅山术中有一法,可魂魄出窍,利用魂魄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相信很多人有所耳闻。
有这个可能。
不过,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应该不是做这些。
那文韵婷高高在上,一看就还是处子之身,若真发生了什么,动静肯定不小。
或者,道士来找文韵婷,别有用心,有着其他的计谋?
不行!
不管结果是什么,他都得上去看看。
“你在附近等我,小心点,别露出马脚。”
“我上去看看。”
胡彪连忙说道。
“不是,大哥,这得带上我啊!”
“那臭道士我早就不爽他了。”
“上次要不是你,我早就痛扁他一顿。”
“带上我,有个照应。”
有个屁的照应啊!
他是要翻墙入室!
见苏明满腔怒火,胡彪立马认怂,迅速离开,在附近躲了起来。
随后。
苏明来到顶楼,倒头就睡。
魂魄离开身躯,这分神技能,他已经是运用自如。
穿梭过墙间,来到里屋。
奇怪!
这怎么回事?
屋子一点动静都没有,安静得出奇!
也没有任何打斗的迹象,所有东西整整齐齐。
人也不见?
难道被胡彪那小子摆了一道?
不可能。
胡彪虽说有些时候脑子没用在正途上,但对他,肯定没这种二心。
等会儿!
屋子里……
一股香味扑鼻而来,苏明缓缓朝着卧室走去。
果然!
刚到门口,便闻见卧室里传来的香水味。
人在里面!
苏明跑到卧室旁边的客房去,从客房的墙穿到主卧。
按照一般卧室的装修陈设,衣柜应该就是在这客房与主卧的连接墙边。
从这边穿过去,肯定是进入到衣柜里面。
在衣柜里,就能够看见里面到底什么情况!
他可不会贸然进去,那道士虽说是个江湖骗子,但没点手段哪敢吃这碗饭?
万一看见了他,那就是白跑一趟。
果然!
一穿过来,一片漆黑。
只有门缝中间有着一道光线,能看得清楚。
这就是衣柜!
不过,有点挤。
但将就一下,看看什么情况。
眼前。
文韵婷和道士面对面站着,窗帘也拉上,从外面压根看不见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经过他的判断,文韵婷没有被控制,两人都很清醒。
与此同时。、
小声的对话声传来。
超越自我
“事情就这么给办砸了?”
“那我养着你有什么用?”
“让你做事,不是让你败事。”
文韵婷冰冷又充满命令口吻的声音传来,听得苏明一愣。
什么意思?
这道士是她的手下?
紧接着,道士叹息一声。
“大小姐,不是我办不好,而是半路杀出来个程咬金啊!”
“那小子怪得很,我也说不清他的来路。”
“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三个山精鬼魅给制服了,还打晕了我。”
“要不是他,我早就成功了!”
“这不能怪我,如今想想接下来怎么办吧。”
“你不是说,你搞定那小子么?”
嗯哼?
那小子?
满足所有可能性的人选,不就是他?
文韵婷闷哼一声,愠怒道。
“他没那么好糊弄,和别人不一样。”
“别的男人看见我就巴不得舔我,跪在我面前。”
“他反而没这样,即便是我主动勾引,他也不为所动,甚至还给了我一巴掌。”
“要不是担心事情败露,我早就弄死他了!”
“别废话,赶紧去办事!”
“你已经办砸了两件,事不过三,要还有下次,你提头来见!”
毛小驴打了个寒颤,点头哈腰。
“是是是!”
“我马上去办,争取搞定那小子!”
苏明一脸诧异,不明所以。
他知道,这两人有着非一般的关系。
道士毛小驴叫文韵婷大小姐,那就是文韵婷的手下。
可他们在计划什么?
毛小驴办砸了两件事?
按照时间推算,肯定是最近,不过只有一件啊!
第二件事是什么?
文韵婷,又到底是谁?
暴风雨,似乎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