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孤勇者,引爆樂壇
小說推薦一首孤勇者,引爆樂壇一首孤勇者,引爆乐坛
“怎么回事?龙王怎么会死,那可是我们所有魂兽王中最强大的存在,他又岂会被你这样的家伙杀死。”蛇艳茹虽然生机不断流逝,但并没有立刻死去,她在得知龙王陨落之后,兴奋的大叫起来。
“我确实很难杀死龙王,甚至有可能让他逃走,可是在魔帝大人面前,龙王根本无能为力,就算他想逃,也会被魔帝一箭射杀。文浩泽摇了摇头。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龙王不会死的。”蛇艳茹的眼神也变得黯淡了起来,她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她不愿意相信文浩泽的话,可是在这样的重复之中,她的生命也在一点点的流逝。
“晋皇晋无邪,只剩下你了!”文浩泽手持黑色镰刀,如同鬼魅一般,直接杀向晋无邪。
文浩泽施展出的招式,比起晋无邪来,更加娴熟,文浩泽的身影一闪,已经到了他的面前,一柄漆黑的镰刀,朝着晋无邪斩了过去。
“好大的口气!”晋无邪反手一斧,迎向了嚣张无比的文浩泽。
轰!
晋无邪和文浩泽两人,几乎是不分上下。
“刚才他的实力,已经衰弱了,这是什么情况?”晋无邪察觉到文浩泽的异样,顿时陷入了沉思。
“该死,我忘记了,在没有得到蛇王晶核的情况下,我对他出手,会受到气运的影响,实力下降了一大截。”文浩泽想起了梁惊羽的那句话。
文浩泽看到蛇艳茹的尸体,身形一动,直接出现在了蛇艳茹的七寸之处。
与此同时,晋无邪也是身形一闪,双斧砍向文浩泽,逼得文浩泽举起了手中的黑色镰刀,想要抵挡。
“轰!”
大晋星痕斩在了黑色镰刀上,文浩泽被晋无邪一斧头劈飞,晋无邪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似乎要将自己的身体给撑爆。
晋无邪百思不得其解,但现在的局面对他最有利,因为对方的实力明显要比他高出一大截,而且还被莫名其妙的压制住了。
“该死!该死!!!”
文浩泽被晋无邪一掌拍飞,失去了蛇王晶核,文浩泽的实力,比晋无邪还要强。
同阶之中,他必须全力出手,否则很有可能会被晋无邪斩杀,在没有了力量上的优势之后,文浩泽只能施展出自己的手段。
“罪孽之人,请接受我的审判!这是一种专制的杀戮!”
文浩泽身形一闪,手中的镰刀,散发出来了一股磅礴的威压,朝着晋无邪,狠狠斩去。
晋无邪被邪恶镰刀上的光芒一震,心中升起一股自豪,这种满足感,让晋无邪情不自禁。
晋无邪沉浸在其中的刹那,浑身的鬼气轰然炸开,晋无邪回过神来,看着文浩泽的镰刀,抬手就是一刀。
“轰!”
大晋星痕将罪恶之刃抵挡下来,一股强大的力量爆发出来,将晋无邪和文浩泽都压制在了原地,但两人都在全力抵挡着对方的兵器。
“没想到你竟然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恢复过来,人类十大人皇果然不容小觑,但是……”文浩泽转身,手中的镰刀横扫而出,直接斩在了晋无邪的身上。
“你以为这样就能击败我?”晋无邪被震退数步,眼看着黑色的镰刀又一次劈了过来,晋无邪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瞬间出现在了文浩泽的背后,抬起了手中的大晋星痕。
“别嚣张!”
文浩泽一击不中,感觉到大晋星痕越来越近,他的身体瞬间化为一团黑色的雾气,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他出现在了晋无邪的身边,一剑朝着晋无邪劈了过去。
两人你来我往,一方可以化为魔气发动攻击,一方可以化身为鬼气,神出鬼没,两者的实力大同小异,但本质上却是截然不同的。
随着一次次的交手,晋无邪的实力也在节节攀升,再加上晋皇龙脉的加持,晋无邪越战越勇,随着晋无邪的气势越来越盛,文浩泽的魔力也在不断的被压制,文浩泽根本不是晋无邪分庭的对手。
轰!
两人再次对轰,文浩泽被晋无邪一斧头劈的倒飞而出,而文浩泽则是从一棵大树上站了起来,他的黑色长袍被震碎,露出一张俊美到了极点的面容。
文浩泽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得意,反而是一脸的愤怒,他被晋无邪压着打,心中对蛇王晶的渴望,也是越来越强烈。
有了蛇王气运的支持,他的魔力就可以彻底的释放,再也不会被晋无邪的晋皇之气所压制。
文浩泽目光一闪,身形一闪,鬼魅般的来到了晋无邪的身边,手中的镰刀,再次斩下。
虽然晋无邪的身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影响,但是每一次,他都会被这股力量所干扰,从而反击。
他们虽然能逼退文浩泽,但却也没办法在文浩泽出手之前,将他们逼退。
“轰!”
两人再度碰撞在一起,文浩泽反手一抓,将那柄镰刀的尖端,狠狠地插在了大晋星痕的边缘。
文浩泽猛的一扯,就要将晋无邪的大晋星痕扯开,文浩泽可没想到,以他的实力,竟然可以将晋无邪从晋无邪的手里拽走。
这可是他的本命神器,和他的灵魂融为一体,想要将他从他的手中抽出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他能够将他的手臂给砍下来。
在文浩泽的拉扯下,晋无邪下意识的往后一缩,左手一挥,大晋星痕朝着文浩泽劈了过去。
“没错!”
文浩泽双手死死的抓着大晋星痕,在晋无邪将他拉开的刹那,又是一道大晋星痕斩在了文浩泽的镰刀柄上,将他的手臂劈成了两半。
文浩泽向蛇艳茹扑去,晋无邪这才反应过来,文浩泽竟然要靠近她的尸体。
当初他靠近蛇艳茹的时候,晋无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现在,晋无邪已经猜到了,他一定是想要从蛇艳茹的身上,得到一些什么。
可是,蛇艳茹的身体里,到底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有蛇王晶核。连10皇都无法使用兽王晶核,他们能用吗?
晋无邪如同鬼魅一般扑向他的时候,文浩泽的一只手已经探进了她的胸口,完全不顾身后的大晋星痕。
“轰!”
眼看着大晋星痕就要斩在文浩泽的身上,文浩泽一把抓住了蛇王晶核,瞬间吸收了蛇王晶核中的蛇王气运,文浩泽的压力顿时被冲散,文浩泽的力量也随之暴涨。
文浩泽的罪孽之镰,朝着大晋星痕斩了过去,金无邪却被强大的力量,直接轰飞了出去。
“没有了压力?不会吧?莫非,这就是蛇王晶核的原因?”晋无邪从树丛中爬了起来,看到蛇艳茹的手上,已经将蛇王晶核握在了手里,文浩泽的气息也是一扫而空。
“金无邪,这一战,就让你见识一下,我文浩泽,到底有多强。”文浩泽冷笑一声。
“真的?我倒要看看,你的真实实力究竟有多强。与你的嚣张,有什么关系?”晋无邪不为所动,冷冷说道。
“该死的混蛋,接受我的惩罚吧!”文浩泽举起了手中的镰刀,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从它身上散发出来,晋无邪不由自主的陷入了狂妄之中。
“专制,断魂!”
文浩泽的身形一闪,直接朝着晋无邪劈了过去,晋无邪从昏迷之中回过神来,看着迎面而来的邪恶镰刀,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晋无邪怒吼一声,手中的大晋星痕,朝着身前一横。
“轰!”
文浩泽嘴角勾起一抹邪异的笑容,晋无邪再次被击飞出去,他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直奔晋无邪而去。
文浩泽现在的力量,已经完全恢复,可以在空中飞行,这是晋无邪从来没有过的,在晋无邪刚刚爬起来的时候,文浩泽手中的镰刀,又是一刀,将他劈的倒飞出去。
“这件人族帝皇的本命神兵,果然不同凡响,若是换做其他的神兵,恐怕早就被我一剑斩碎了。”文浩泽目光冰冷,身形一闪,再次冲了上去。
晋无邪也是站了起来,在文浩泽冲过来的瞬间,她握紧了手中的大晋星痕,竭尽所能的抵挡。
“……”
隋心、葛颠乘坐着一架直升飞机飞到了一座城市的上空,看着下方密密麻麻的狗群,隋心平静的吩咐道:“葛颠,你在天上等着,我要去将那狗王斩杀。”
说着,隋心纵身一跃,从半空中一跃而下,手掌一挥,一股冰力从他的手掌之中迸射而出,直接打在了一座建筑上面,一根长长的冰锥从隋心的手掌上蔓延开来,将他的身体从那比萨状的冰柱上拉了下来。
隋心一落地,所有的魂兽都是鼻子一抽,纷纷朝着隋心的方向望去。
一头头的魂兽,疯狂的向着大楼冲了过去。
狗和人类是友好的,可是自从它们进化成了魂兽之后,它们的凶残就变得更加的凶残,它们的凶残程度远超其他的宠物狗,它们在它们面前根本不堪一击,很快,它们就成了它们的主人。
狗的体型没有老鼠那么大,但是它们的数量却非常的惊人,随着狗王的出现,整个城市里面都开始出现了大量的狗群。
而且,随着它们的数量越来越多,城外的面积也越来越大。
隋心和伊妮莉斯刚刚飞到这里,就发现了一大片的犬兽,这些犬兽的数量要多得多,和外面的军队相比,这些犬科动物更像是军队。
隋心一眼就认出了狗王所在的地方,只是不知道狗王在什么地方,所以他才会出现在一座高楼上。
隋心还没有走下大楼,大量的魂兽就从大楼的四面八方涌了出来。
在这股力量的作用下,无数的魂兽从四面八方爬了出来,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它们就已经爬到了大楼的顶部。
“看来要大开杀戒,把狗王给引出来了。”隋心握紧了手中的碎情雾影环,冲向了那一大片的魂兽。
隋心的身影在葛颠的视线当中消失,葛颠看到隋心的身影消失,就知道他一定是进入了大楼里面,连忙飞到了高空之中,仔细的观察着。
隋心冲进了大楼之中,还没有走出几步,就被无数的魂兽和猎犬给包围了起来。
“破冰!”
隋心的身影瞬间消失,在所有的魂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股冰风暴已经席卷而出,将那些正在冲锋的魂兽全部冻住。
一条冰道从狗的头顶一直蔓延到了大楼的底部,一直蔓延到了隋心的面前。
在这样的攻击下,隋心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站在了一座电话亭的顶端,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杰作,不知道有多少魂兽被冻成了这样。
而制造出这一场屠杀的隋心,则是扫了一眼周围的魂兽,双环一展,脚下一点,身形在电话亭上一转。
“破冰!”
碎情雾影环光芒一闪,所有靠近的魂兽都被冻住了,就连那些扑过来的魂兽和猎犬,也都被冻住了。
以隋心为中心,周围的一切都被冻结,隋心就仿佛置身于一座冰雕的世界之中,他冷冷的注视着那些惊恐的魂兽。
“你这个人族,竟敢屠杀我的族人,我要你死!”一头金色的长发,浑身上下都是爆炸性的肌肉,他冲着隋心怒吼了一声。
狗王狗山的爆发力很强,但却不像是一个大块头,他的体型是金色的,他的速度很快,而且他的攻击力和感知力也很强。
尤其是它的鼻子,可以感应到肉眼不可见的物体,而爪子和獠牙的攻击,更是可以轻松地撕扯和撕扯一切。
狗山自从成为了一只狗之后,就很少用牙齿来战斗了,一双爪子就足以让他击败所有的人类和魂兽。
狗山看到隋心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脚下一踏,脚下一踏,直接向着隋心扑了过去,一把抓住了隋心。
“挺快的!”
隋心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电话亭之中,狗山一爪子拍在了电话亭之上,将那被冻住的电话亭直接拍碎,隋心的身影也随之消失,狗王的眼睛看不见,鼻子却是死死的盯着他。
“休想跑,人类!”
狗山一爪子落空,身形一动,直接冲到了一片空地上,又是一爪子拍了过去。
隋心没有料到狗山竟然会被自己的速度给锁定,但是狗王的力量却是远超自己,所以隋心的身形一闪,碎情雾影环对着狗山的利爪就是一刀。
咔嚓!
狗山的利爪被冰霜覆盖,下一秒,他的利爪上的冰层寸寸碎裂,狗山继续朝碎情雾影环抓去。
唰!
隋心的身形再次消失,而狗山的一爪子却是落空,朝着隋心的方向冲了过去。
“你们这群人,是不是要逃?”
隋心还没有来得及查看狗山,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虽然你的速度很快,我的眼睛都看不见,但是我的气息,你还是逃不过我的感知。”狗山一爪子拍出,朝着隋心抓了过去。
“我的感知可以感应到我的存在?”隋心双掌齐出,碎情雾影环发动。
“轰!”
一道冰霜炸开,隋心急忙后退,隋心这才反应过来,这是狗王的鼻子,以狗的嗅觉,他可以轻易的嗅出自己的味道。
“现在,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知道我的存在!”隋心的身体周围出现了一层薄薄的冰霜,这些冰霜覆盖了他的全身,让他的力量都被冻结在了他的身体之中。
“这么说,你感觉不到了?你这个笨蛋,我的嗅觉可不是单纯的嗅觉,而是你的体温,你被冻成这样,周围的温度都要比周围的温度低。”狗王身形一闪,来到了隋心的身边,又是一爪子拍了下来。
不过这一次的攻击跟上一次不同。
“狗相·狂暴爪!”
隋心抬起了手中的两个碎情雾影环,对着隋心就是一刀。
“轰!”
又是一道冰霜炸开,但是这一次,隋心并没有被震退,反而稳稳的站在原地。
“你能挡得住我的攻击么?”狗山手中的碎情环环刀一紧,直接将隋心按在了地上。
“挡不住?”隋心反问了一句,身上的冰力爆发,一股强大的冰力从碎情雾影环中迸射而出。
“你以为这样就能把我冻住吗?”狗山一声冷笑,双爪之上,爆发出了一道黑色的光芒,一双利爪,带着更为凶猛的威势,狠狠拍下。
“轰!”
冰层碎裂,隋心倒飞出去,身形一闪,已经到了狗山的背后,碎情雾影环横扫而出。
一左一右,隋心恨不得一刀将狗山劈成两半。
锵。
狗山纵身一跃,隋心的碎情雾影环与之撞击在了一起,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
而那只被弹飞的狗王则是双膝一弯,向着隋心冲了过去,这一次,它的口中快速的凝聚出了一个黑色的圆球。
王室的丑闻(境外版)
“狗相·天狗吞月!”
隋心闪身躲开,那颗黑色的圆球擦着他的身体而过,隋心只觉得一股寒意袭来,他的肩膀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那颗黑色的圆球砸在了那栋建筑上,无声无息的穿透了那栋建筑的墙壁,那颗黑色的圆球在这一瞬间爆炸开来,随后一道黑光一闪而逝,那栋建筑的顶部就像是失去了支撑一般,轰然倒塌。
“怎么会有如此强烈的腐蚀性?”隋心看着这座倒塌的建筑,心中也是暗暗心惊,如果他再晚一步的话,恐怕整条手臂都会被这股力量给融化掉。
逍遙派 小說
“闪避?但这一次,你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隋心一路狂奔,狗山也是紧追不舍,在他的全力冲刺之下,所有的建筑都挡不住狗山,两人你追我赶,你来我往,你来我往。
“你这个人类,除了逃跑,什么都不会。”狗山一爪子拍碎了一根消防栓,一道水柱冲天而起,看着隋心纵身一跃,向着一栋建筑的墙壁冲了过去。
“破冰!”狗山还没有来得及出手,隋心就已经一脚踏在了建筑的墙壁上,整个人倒飞了出去,手中的碎情雾影环释放出了强大的寒气。
从火绳枪里射出的水柱顿时被冻住了,那些溅射而出的水珠也被冻住了。
狗山察觉到这一点的时候,他浑身湿漉漉的,正在迅速的被冰冻,隋心一闪,狗山和他身边的消防栓就被冻住了。
“幻术!”
隋心再次消失,继续狂奔,这一次,他的速度更快了,一道蓝光一闪,隋心就要一剑将被冰封的狗山给干掉。
轰!
狗山从冰层中钻了出来,看到一抹蓝色的光芒,顿时一口将那蓝色的光芒给吞了下去。
咚!
隋心顶着狗山,一头扎进了他刚才跳出来的那栋建筑当中,那栋建筑里面的大量的书籍在两人的冲击之下,全部都被震得四分五裂。
两人分开,隋心落在了一座书架上,而狗山则是向后退了一步,这才停了下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隋心。
两人冲进了书店,在刚才的战斗中,无数的纸屑纷纷扬扬的洒落在了地上,两人都是互相看了一眼,而就在这个时候,狗山已经冲了上去,在漫天飞舞的纸屑当中,朝着隋心扑了过去。
隋雄心中一动,纵身一跃,跳到了书屋的电风扇上,一个转身,双环朝着扑了个空的狗山劈了过去。
狗山在得知隋心的速度之后,就知道想要追上他并不容易,在隋心出手的时候,他的利爪一转,就将碎情雾影环给抓在了手中,任凭雾影环将他的利爪给冰封。
轰!
狗山直接被隋心按在了地面之上,那碎情雾影环的力量也在疯狂的释放着,很快就将狗山给冻住了。
狗山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碎情雾影环散发出来的寒气将狗山的爪子给冻住了。
“狗相·天狗吞月!”
狗山张开了血盆大口,一颗黑色的圆球在他的口中快速的成型,隋心见状吓了一跳,连忙躲闪。
就在这时,狗山身体周围的冰层突然碎裂,隋心一拉,却见狗山死死的抓住了他的碎情雾影环。
天狗吞月的力量在狗山的口中快速成型,眼看着狗山就要冲到隋心面前,隋心情急之下,猛地一扯,双腿一蹬,直接踹在了狗山的下巴上。
就在天狗吞月即将从狗山口中喷涌而出的时候,隋心猛地一跺脚,将它的头颅向后一仰,将天狗吞月吐了出来。
那漆黑的圆球砸中了一根柱子,将整个书店都给砸塌了。
嘭!
两道爆炸声响起,隋心和狗山从坍塌的书店废墟中冲了出来,直接撞碎了一片废墟,然后纵身一跃,逃到了安全的地方。
隋心站在一盏路灯的顶端,俯视着下方的狗山,狗山则是仰头望着他。
“人类,你倒是挺机灵的,竟然能够将我的天狗吞月给震碎,不过你可没有那么好的运气。”狗山看着隋心,有些恼怒的说道。
狗山被隋心一脚踹在了下巴上,下巴已经被踹的生疼,隋心这一脚,让狗山勃然大怒,准备全力一击。
“狗相·天狗!”
狗山仰天长啸,宛如一只狼人,天空一片昏暗,一轮漆黑的圆月浮现在了狗山的头顶,散发着奇异的黑气,狗山吸收了这股力量,就看到了天上的明月。
狗山浑身的肌肉都在疯狂地蠕动着,一双眼睛也是一片漆黑,每一次呼吸,都会散发出一股奇异的黑色力量。
“实力暴涨!”
隋心一眼就看到了狗山的异样,而就在这个时候,狗山狠狠的盯着隋心,脚下的大地猛然一震,狗山以极快的速度向着隋心飞去,隋心直接从原地消失,而狗山则是直接从隋心的身边掠过。
与此同时,狗山也撞在了旁边的一座建筑上。
隋心从路灯上摔了下去,他看到了自己的肩头有一道血迹,这狗山的速度太快了,竟然可以跟得上他的步伐,如果他再晚一步,他的肩膀就会被撕开。
轰!
隋心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狗山就已经冲出了大楼,对着他就是一爪子,狗山的眼睛里的幽光让人不寒而栗,隋心也顾不得和狗山硬碰硬了,身形一闪,直接消失在了原地,而狗山则是一头撞在了地上。
“轰!”
尘土飞扬,狗山以更快的速度追向了隋心。
“破冰!”
隋心一挥手,碎情雾影环上的冰霜之力猛然爆发,直接轰在了狗山的身上。
狗山一爪子拍出,寒气被狗山一把抓住,狗山的爪子没有丝毫的停顿,直接朝着隋心抓了过去。
“狗相·狂暴爪!”
狗山一爪子拍下,速度和力量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瞬间就追上了隋心,一爪子向着隋心的背后拍了过去。
隋心感觉到了危机,连忙转身,双臂一张,碎情雾影环出现在了身前。
“轰!”
隋心被震的倒飞而出,而狗山则是在半空中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猛地一跺脚,带起一股强大的力量,向着隋心冲了过去。
嘭!
隋心一头撞在了一座建筑的墙壁之上,这才将那巨大的冲击力震散,那狗山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一爪子向着他拍了过来。
狗山的爪子上,缠绕着黑色的能量,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了极致!
“狗相·狂暴爪!”
“轰!”
隋心连忙用碎情迷魂环护住自己的身体,将自己的身体狠狠的砸在了一栋建筑上,然后又从另外一栋建筑之中飞了出来。
狗相一爪子按在了碎情雾影环之上,将隋心直接轰入了两座建筑之中,然后将隋心直接镇压在了地上。
一声巨响,烟尘滚滚。等到尘埃落定,隋心已经被狗山的爪子死死的按在了地面上,虽然有碎情雾影环的保护,但是隋心还是受了不轻的内伤,嘴角溢出了一丝血迹。
而碎情雾影环的坚固程度也让隋心吃了一惊,他的利爪并没有在他的利爪下留下任何的痕迹,但是碎情雾影环上的寒气却是不停的闪烁,让他的防御变得更加脆弱。
“人类,你逃不掉的,看我的了!”
狗山的利爪将隋心死死的按住,狗山抬起了自己的左爪,黑色的能量包裹着他的左爪,向着隋心的头颅抓了过去。
“要我的命?就凭你,也配?”隋心大吼一声,所有的魂珠都释放了出来,让狗山整个人都是一颤,隋心的爆发力几乎让他整个人都要飞出去,但是他的左爪也因为这一击而微微一滞,稳住了身形,然后右手一挥,将隋心牢牢的按在了地上。
“我配不上你?看我有没有这个本事!”狗山能够感受到,隋心的力量在刚才的爆炸之中,已经消耗殆尽,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
“是吗?”雷格纳问道。
隋心的力量耗尽,并没有因为狗山的离开而后悔,他只是冷冷的盯着狗山,感觉到自己的魂珠在能量耗尽之后,竟然获得了一种新的力量。
“去死把!”狗山的左爪又是一爪子拍了下去,这一次,隋心是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轰!”
眼看着狗山的左爪就要拍在隋心的脸上,隋心的眼睛突然变成了一片蓝色,一股强大的力量从他的身上散发而出,这一次,狗山再也无法抵挡,直接被轰飞了出去,身上的冰霜很快就凝结了起来。
狗山一头撞在了一座建筑之上,身体一震,将身上的冰块震得粉碎,这才驱散了体内的寒意,一脸骇然的看着站起身来的隋心。
隋心站起身来,一股强大的冰霜之力从他的身体之中散发出来,周围的一切都被冻结,一片片的雪花从天而降。
“一夜芳菲,寒风吹来。大隋冰封!”
隋心的声音在狗山的耳边响起,一股冰冷的气息从隋心的体内散发出来,他的身上穿着一件雪白的长袍。
这件看似厚重的长袍,就好像是一只雪狐兽的毛皮,穿在隋心的身上,就好像是在冰天雪地里走来走去,给人一种置身于冰雪之中的感觉。
隋心手中的碎情雾影环也在不断的变幻,冰蓝色的雾影环上浮现出一道道镂空的纹路,让整个戒指看起来更加的锋锐,也更加的轻盈。
大隋凝霜一身紫色,和碎情雾影环的冰蓝色不同,她的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让隋心手中的大隋凝霜看起来有些飘忽不定。
“大隋冰衣,冰天雪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