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收手吧!大唐已經無敵了
小說推薦李二:收手吧!大唐已經無敵了李二:收手吧!大唐已经无敌了
“先生您要是喜欢,咱别的不说,每天一两学生是敢打包票的。”
黄石闻言白了李跃一眼,“你这小子都富得流油了,对我这年过半百的老头子就这么吝啬?”
十喜临门 小说
对面的李跃苦笑道:“先生不是学生跟您在这里小家子气,实在是酒水这玩意上了年纪的人不能多喝,尤其是我这种,喝多了伤身呐。”
“我呸!”黄石没好气道:“人家都说酒是粮**,越喝越年轻,为什么到你小子这里就变了样子了?”
俗话说饮酒一事,百害而无一利。
市面上传说的“喝酒降血压、喝酒暖身、喝酒软化血管、喝酒抗癌”等言论皆属谣言,不可深信。
但凡摄入酒精,对于胃肠消化系统、肝肾、大脑和皮肤等部位都会产生伤害。
尤其是上了年纪的人,每天一两李跃都感觉自己报的有些高了。
可道理他懂,对面的几个老头可不吃他这一套,上了年纪的人爱喝酒,他还劝不动,无奈之下李跃只能搬出孙思邈。
小年轻的话他们不听,但老道士的话肯定会有些作用。
眼看李跃把自己推出来当了挡箭牌,孙思邈捋了捋胡子,“李跃,出去弄些小菜回来。”
“成。”
李跃赶紧把桌子上的几个空盘子收了,整个人行动的速度比酒楼的店小二还要快上许多。
“孙先生,黄石先生你们聊,我去安排几个下酒菜。”
李跃知道孙思邈给几个老头讲道理自己不能在场,不然先生们的面子就都丢在学生这里了。
因此他特意在外面多待了一会,黄石先生是四川人。
一想起四川人天生能吃辣的基因,李跃特地让人弄了道凉拌辣子鸡。
菜刚一端上来,鲜艳的颜色和浓郁的香气瞬间吸引了几人的目光。
俗话说李跃出品,必属精品。
几个先生有理由怀疑李跃的学识,有理由鄙视李跃的毛笔字,但就菜品一道却从来没人对他做出过的东西升起疑问。
四个老头几筷子下去一盘子鸡块就瞬间见了底,一同连带的还有桌子刚刚端来的一壶清茶。
一边喝茶还一边抱怨李跃做饭不实在,那么大一盘子菜,结果鸡块也就几个,要不是孙思邈不吃肉,不然这东西连他们哥几个塞牙缝都不够的。
李跃闻言笑了一下,想不到几个老头也有这幅面孔,随后淡淡道:“先生先别急着下结论,您不如试试看这辣椒滋味如何?”
“小子,敢骗老头子你就死定了!”
黄石闻言半信半疑的夹了一小截辣椒送入口中,轻轻咀嚼了一下,整个人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我就说你这小子不可能无的放矢,原来半天在着辣椒上你都做了文章,我看这天下第一厨的名号绝对非你莫属了。”
面对黄石的夸赞,李跃笑了笑,“先生过奖了,学生也就是这个懂一点,那个也懂一点,啥都会,但啥也不精,要是您喜欢这个味道学生以后天天做给您吃都行。”
黄石笑了笑,随后又说了几句类似于李跃这孩子我打小就知道他聪明的漂亮话,看样子也算是勉为其难的接受了他的提议。
因为几个老头都上了年纪,所以这一桌子菜除了辣子鸡以外,其他的菜都吃的很慢。
不是几个老人吃不动了,纯粹是牙口和肠胃有些不好,吃饭必须得细嚼慢咽,不然吃下去的食物就很难消化。
一顿简单的中午饭足足吃了一个时辰,几个老头聊的很快乐,但谁都没提以后少喝酒的事情。
李跃也不知道事情有没有告一段落,只能无条件的选择相信孙思邈。
酒足饭饱,几个先生都打算回去休息一下。
李跃见人已走远,便凑到孙思邈跟前,“孙先生,怎么样了,您刚劝成了吗?”
“你小子就这么看不起老道?”孙思邈弹了李跃脑门一下。
“先生真是神了,您是怎么把那几位拿捏下来的?可否教教学生?”
“教你?”孙思邈闻言揉了揉额头,“我这学问你小子怕是学不来。”
“还有我做不来的东西?”李跃闻言有些不信了,拍着胸口道:“先生您但说无妨,学不会,小子我就倒立洗头!”
一旁的孙思邈被李跃这无厘头的保证逗得一口茶水都差点喷了出来,“不是我看不起你,我这一手断吉凶捉妖邪的本事你真的想学?”
李跃一听是老道平时最喜欢玩的捉鬼项目,整个人顿时都没了兴趣,一边说着自己不行,一边将实验室的钥匙丢下自己快速退出了房间。
他可是从小戴着红领巾长大的红旗男,怎么可能会相信这个。
日子还是要继续,书院的一切也都在向好的发展。
不止是规模,甚至连原本不老实的一众纨绔也都开始乖了起来。
一开始李跃以为自己的教育方法起了作用,直到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书院即将过来了一个狠人。
这人姓唐名展,据说是李二派过来给李跃震场子用的,李跃目前没有和他接触过,也从来没见过这么一号人,而且初唐杰出的人物里边,李跃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的存在。
私底下跑去问李泰和李恪他们,他们对这个人知道的也不多,而且唯一知道的信息也只有这个人功夫很高,曾经是李二的贴身保镖。
李跃有点懵,抱着事先调查一下的想法跑去找了程处默长孙冲等人,这些人比皇家的那两个小子岁数大点,心眼也就多些,李跃从他们这里能了解到的信息也能更多一些。
当看见几个纨绔听到唐展的名字后的脸色,李跃瞬间明白自己算是找对采访对象。
“李跃,你问他干什么?不会要等他负责学院的安保以后你要来告我们的黑状吧?”长孙冲一脸惊恐道。
“什么玩意?咱们以前都是穿一条裤子的,你见我以前啥时候告过你们的黑状了?”
李跃先是给自己辩解了一下,随后疑惑道:“这人究竟什么来头?人还没来你们就老实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