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青春小說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平原路232號》-要動手相伴

平原路232號
小說推薦平原路232號平原路232号
“你们为什么要插队。”
陈牧晚和江不可接完水刚要进班就听见走廊另一头的吵闹声。
陈牧晚“走去看看呗。”
“哎,快上课了。”江不可有点不想跟陈牧晚去,毕竟他刚知道用热水暖肚子可以缓解生理期的疼痛。
“走吧。”陈牧晚也不在乎江不可愿不愿意直接拉拽着他的手给拖走了。
陈牧晚来的走廊尽头,看见饮水机旁边围了里三层外三层。人群中心传出来的吵架声。
江不可“你不觉得这女声有点耳熟。”
“确实啊。”
陈牧晚和江不可用力挤进人群,努力的向中心靠拢。
俩人费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挤进到中心。一看怪不得觉得女声耳熟呢,是于欣在和两个一男一女四中著名的高二不良少年在对峙。于欣的身后还护着一个个子很小的女生。
于欣气冲冲的质问道:“你们插队就算了还欺负人!”
那两个不良少年笑了一下,其中那个女的说:“关你毛事啊?这么想出头啊!”甚至动手直接捏住于欣的脸。
于欣直接一巴掌打掉了那个不良少年女的手。
“活的不耐烦了!”那个不良少年想要动手。
“干嘛呢!”江不可和陈牧晚见对方动手赶紧挡在于欣身前。
“呀,又有两个出来了。”那个不良男生动了“想打架啊?”
“来啊!”陈牧晚和江不可俩人摆开架势随时准备动手。
江不可“于欣怎么回事?”
“他们两个是高二的,他们来高一这边接水不光插队还动手把这个女生直接推倒在地上。我和他们理论现在还想动手。”
“靠!来你们接水咋了?那个小矮子磨磨蹭蹭的烦死人了!”那个男的显得十分不屑。
陈牧晚现在十分生气“那你也不能插队还把人家推倒在地啊!”
江不可也跟着发问:“没错。高二的了不起啊!”
“没错没错……”周围的高一学生都放声抗议。
“咋了四中是你家的啊!”那个不良少年拿着胸膛不断的向前顶着陈牧晚。
“艹,就算不是我家的你也不能欺负人啊!”陈牧晚快忍无可忍了拳头紧紧握着。
“呦,我好怕啊。”那个不良少年更上劲了用手推搡着陈牧晚“来打我啊!”
陈牧晚忍不住了直接给不良少年一脚。那个不良少年被被陈牧晚踹的后退好几步他差点踹倒在地。
那个不良少年这时反应过来挥着拳头要打陈牧晚。江不可这时直接给了那个不良少年肚子一拳。
那个不良少年在硬挨江不可一拳后,直接扑倒江不可,把江不可按到地上打“好啊想出头是吧?成全你俩啊!”
江不可用胳膊挡住身前挡着那个不良少年的拳头。陈牧晚见江不可被按到地上打,直接双手抱住不良少年的身体把他直接放倒按在地上骑到他身上打。江不可也不闲着起身也是按着不良少年的就开始打。
于欣想上去拉架但是江不可和陈牧晚打疯了根本拉不开。
那个不良少女见自己的男票被打也准备上去帮忙。但是被周围美其名曰拉架的高一学生拉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男票“单挑”江不可和陈牧晚。
两人就这样一个按着身体打一个骑在身上打,出来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但都没一人上去拉架。那个不良少年活生生的被打到主任的到来。
“干嘛呢!”许珂的一声吼镇住了全场让陈牧晚和江不可停下了手“这么多人都不知道拉架。参与打架的全部跟我去学生处。”
最強贅婿
其余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学生也想跟着他们去学生处接着看热闹。“干什么呢,快上课了不知道吗!”许珂转身一吼把后面想看热闹的学生直接吼的各回各班了。
许珂坐在办公椅上,面前站在两队。陈牧晚江不可低着头仿佛已经做好挨骂的准备了。而不良少年那趾高气扬的。许珂看着这两队人“说说吧。”
“老师,我们来这接水。他们就故意找茬。”不良少女直接先来个恶人先告状试图颠倒黑白。
江不可一听这说辞怒怼一波“什么叫我们找茬,是不是你们先把人推倒的。哦我懂了,打不过高二的来欺负高一的了。”
陈牧晚“没错高一也不是好欺负的!”
不良少年“你Tm还想再打一架啊!”
“来啊!看谁被按在地上摩擦!”陈牧晚也是不甘人后。看着双方的架势已经准备在这再打一架。
“够了!”许珂怒拍桌子“这是学生处。”许珂来到陈牧晚和江不可跟前“可以啊!开学第一天就打架啊真有本事啊。行啊,一人一个严重警告。”接着又来到那对不良少年少女跟前看着那个男的“上午在厕所里面抽烟被逮有你,放学校门口抽烟被逮还有你,现在打架还有你。怎么校长是你父母还是学校是你家开的啊!就这么为所欲为啊!”
许珂转头看着不良少女。那个不良少女被许珂的眼神吓坏了。
许珂“上学让你化妆了吗?让你戴耳钉了吗?来把藏袖子里纹身露出来,让我看看威风不威风!你说说自己违反了几条校规”
“可以啊,都可以。”许珂坐回自己的椅子上看着这四个“我已经通知了你们的班主任,我和你们的班主任还有你们一起看监控,看看是谁的错!”
不一会儿,沈明溪到了。
沈明溪一脸担心的询问道:“怎么样?你们两个有事吗?”
“我俩没事。”陈牧晚笑嘻嘻的回答。
“你俩啊,真让人头大啊!”沈明溪上去就是直接给陈牧晚的脑袋一弹脑嘣。
陈牧晚委屈巴巴的看着沈明溪“为什么老是打我不打江不可啊!”
沈明溪怼一句:“你还好意思说就你事多。”
“咳咳。”许珂的咳嗽打断了俩人的胡闹“好了,两位班主任都到了一起看看监控,然后说说怎么该怎么处理吧。”
如果不是许珂提醒沈明溪和陈牧晚还没有发现他们身边多了一个中年男人。
许珂把监控调出来,三人仔细的把事情的全部过程看了一遍,捋清了前因后果。
沈明溪:“既然,不是我们班的同学主动挑的事。所以主任我可以把他们两个领走了吧。”
笑歌 小說
“可以了。不过他们要记一个警告。”
“为什么!又不是他们两个主动挑的事!保护自己班的同学有什么错!”沈明溪很不理解明明陈牧晚和江不可是为了保护弱小还要挨个警告。
陈牧晚拉了拉沈明溪的衣角小声说道:“沈老师,许主任已经放水。四中校规规定只要动手打架无论谁对谁错都要先记个过。”
沈明溪一听连忙说道:“行,许老师我先领他们走了。”说完就赶紧把陈牧晚和江不可领出去,生怕他们两个再因为自己的不知道校规处分让许主任下不了台然后活活记个过。
“许主任,那我们的学生呢?”那名中年男老师紧张的搓了搓手。
许珂“老魏,我实话给你说吧。他俩的处分也已经是留校察看了。就算我给了他们一人一个最轻的警告,他们也是要被劝退。”
“不上就不上,早TM就不想上了。”那个不良少年一听自己要被开除了,既不算生气也不算开心反正拉着那个不良少女摔门而走。
“唉!”那个中年男老师看着他俩的离开心情是五味杂梁的。
“行了,老魏通知家长吧。”许珂起身拍了拍老魏的肩膀。许珂是能理解老魏的心情虽然他们再怎么浑也是自己的学生啊。许珂安慰道:“关于他们的处分警告最快也要周三才下。你这两天找机会跟他们或者家长好好聊聊。毕竟学校不比社会啊。希望他们两个以后能在社会上少吃苦。”
老魏“我会的……”
沈明溪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人问道:“你们两个有没有受伤?”
江不可摇了摇头。
“你呢?”沈明溪看着陈牧晚。
“我?”陈牧晚看了自己除了身上的校服脏了也没有……这个时候他感到一点痛疼,一看是自己的手烂了“手磨破点皮。”
沈明溪“行吧。江不可你可以回班了,如果有任何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明白了吗?”
“行,谢谢老师。”江不可道完谢就离开了。
“我呢”陈牧晚指着自己问道。
“你?”沈明溪低头在抽屉里面翻找些什么东西“找到了。”
陈牧晚一看沈明溪从抽屉里面翻出来的是碘伏棉签还有纱布。
沈明溪“来,我先给你简单包扎一下。愣什么呢?”沈明溪一把把陈牧晚拉到跟前拿棉签沾点碘伏给陈牧晚擦破的地方小心翼翼地涂抹着。
下午的阳光没有早上的寒冷也没有中午的刺眼它只有的是温暖。橙色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陈牧晚和沈明溪的身上,也洒满了整间屋子它用它的暖色调来温暖着房间温暖着那个低着头看着给自己认真包扎的人。
沈明溪给陈牧晚包扎好后得意的说道:“幸亏我机智,怕你们上体育课的时候受伤。就把这些带过来了。不过我看视频不是你俩按着那个人打吗?为什么你会受伤?”
陈牧晚看着沈明溪给自己系得蝴蝶结“谢谢,应该是拳头落空砸到地面了。不过呢老师学校有医务室受伤的话可以去那包扎。你怎么上午刚去过就忘了?”
沈明溪“……”
“报告。”江不可站在门口认真的打了一句报告。
“进。”一个雄厚的声音响起。
江不可推开门走进教室,一股浓浓的烟味直冲鼻腔。江不可一看一个巨大地漆黑地男老师站在讲台上用着PPT讲着历史。
江不可坐到座位上,从桌兜里掏出书的时候有一个东西掉在了地上。江不可捡起一看是创可贴。他再抬起头看着因为受不了烟味正在捂着鼻子记笔记的乔木,心情不知道为什么瞬间变得无比舒畅。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餘生 我們要安然 txt-第31章 那裡分明是人間地獄鑒賞

餘生 我們要安然
小說推薦餘生 我們要安然余生 我们要安然
周华又一次死里逃生。事故里的5个人,3人生还。
第三天傍晚周华已经脱离危险,赵丽琼留在医院照顾,还是那一辆轿车,把周忱安兄妹俩和周老爷子送了回来。
荏苒从花椒地里回来,老远地就看到了周忱安二楼房间的灯亮着,她连忙跑回了家,随便地洗了洗手就往楼上跑去。
“这孩子,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疯疯颠颠的……"奶奶看到她一溜烟人又不见了,就唠叨着。
荏苒轻轻地推开了房间门,看到了床上侧躺着的周忱安,他睡着了,这三天在医院里他没合过眼。
荏苒悄悄地走到他床前,借着昏黄的灯光,看到了他明显削瘦了,棱角分明的脸上尽是疲倦,他睡得并不踏实,眉头紧锁,额头上渗着汗水。
箱庭之主与最后的魔女
荏苒不自觉得伸出手,想要抚平他紧蹙的眉头,可她的手停在刚要碰到他眉头的那一瞬间。她近距离仔细地看着睡着的周忱安,听着他时而急促时而细微的呼吸,她知道他真的累了,让他好好的睡吧。
许久。荏苒轻轻地关了灯起身准备离开时,周忱安忽然抓住了她的手,“别走,好吗?”
猛然间,荏苒的心就像被花椒刺扎了一下子似的,疼。大热的天,他手心冰冷,毫无温度。
荏苒在床边坐了下来,纤细的手握着他冰凉的手,借着微光,她看到周忱安紧闭的双眼流出了泪,晶莹剔透,在昏暗里闪烁着让人心疼的光。
她伸出右手去抚摸他的脸颊,“我不走。”
这个曾经骄傲目无一切、桀骜不羁被她称为“混世魔王”的人,此时无助的像个孩子,需要被疼爱的孩子,荏苒满眼心疼。
原来我们都如此脆弱。
我能帮你分担些什么?你什么也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这般静静地陪着……
别人眼里的周忱安家境优越,长相出众,永远一副不可一世的骄傲模样,他就是生活里的佼佼者。可是没人懂得这光鲜亮丽背后的心酸。
第二天早上荏苒睡意朦胧地走出房间,却发现周忱安兄妹俩在餐桌前坐着,她错愕地看着眼前这兄妹俩,他俩也笑着看着她。
接着便听到荏立婷对她说:“在周妈妈回来之前,他兄妹俩的三餐就暂时在我们家了!”荏苒对着他兄妹俩尴尬地笑了笑,赶紧跑去洗漱了。
盛夏已过,花椒终于快要摘完了,暑假眼看着也剩下几天了,荏立婷硬是不让荏苒去地里了,说一个暑假她都晒黑了不少,最后几天让她好好玩在家休息,上学时也不至于太黑。
门前院子里的石榴树上鸡蛋大的石榴,粉红娇俏的挂满了枝头。荏苒站在石榴树下,1、2、3……数着树上的石榴。
古有王安石咏石榴花“浓绿万枝红一点,动人春色不须多”;柳宗元说“五月榴花照眼明,枝间时见子初成”;白居易也有诗“闲折两枝持在手,细看不似人间有”“一丛千朵压栏杆,剪碎红绡却作团”。诗人们都在吟颂石榴花,称其“不为深秋能结果,肯于夏半烂生姿”。
其实石榴的果实才是真正的飘香入画楼,涂丹映碧空。
待果实熟了,剥开外皮,像打开了一个红宝石矿一般,粒粒朱砂红,熠熠生辉,抓一把塞进嘴里,清甜多汁。唐朝时,女皇武则天特别爱吃石榴,于是长安出现了榴花遍近郊的盛况。距今一千多年了,这儿村子里每家每户门前都种着几棵石榴树,几乎成了一种习俗。
荏苒特别喜欢姑姑家的酸石榴,她说石榴外在低调,内里有料。
周忱悦忽然跑了过来,撅着嘴巴满脸不高兴地说:“在这儿干嘛呢?”
“数石榴啊!”荏苒看她一脸不高兴的样子,“谁又惹你了?”
她瞟了一眼荏苒:“你可真清闲呀!”嘟嘟囔囔的又说:“爷爷又和哥哥吵起来了,我都快烦死了,为什么非要让我哥去矿上?我讨厌煤矿,那里分明就是人间地狱。“周忱悦小小年纪,可是经历告诉她,那儿存在着无数看不见的危险,她讨厌那儿。
周忱安没考上大学,也是志不在此。周老爷子想法设法找了很多关系,让他进了煤矿专业学校,将来毕业了就直接分配到煤矿上去了。可是周忱安怎么可能去呢?他比谁都讨厌那个地方,可一时半会的又说服不了周老爷子。
荏苒提着一困报纸来找周忱安,一进门就看到周老爷子躺在躺椅上,收音机里放着秦腔。
“周爷爷,打扰了,我来还您报纸。”
“嗨,这娃,你喜欢看拿去看就是,还什么,都是不用的报纸!”周老爷子对荏家的这个闺女甚是喜爱。乖巧文静,又上进好学,不像他两个孙子打小都不喜欢学习,从来不看报纸的。
周老爷子从小没进过学校,可是他打小就有上进心也好学,以前在矿上跟着师父学了不少知识,也识了不少字。退休后在家闲着,腿有残疾走路不方便,人退休在家,心却闲不下来,订了报纸来看,平时让周忱安和周忱悦给念念报纸啥的,这两孩子总是不耐烦,压跟不喜欢和煤矿有关的任何新闻事件,
甚至讨厌这份职业,这让老人家很失落。荏苒的出现让他高兴不已,总有一个关注这个行业的后生了。
“周爷爷,我都看完了。”荏苒笑着说。
“喜欢看报纸好哇!”说着他连忙关了收音机,“这些报纸都是在矿上订的,他们都不喜欢看这些,只有我这个老矿工没事看看,难得你这娃能看进去。”
“嗯,爷爷,这报纸可真是好,全国各地甚至是国外各地,发生的新鲜事都能第一时间知道,一张纸就能了解世间百态,传播知识和文化,确实是了不起呢!”荏苒说。
“对呀,你这娃学的多果然有见识,来来来,我把忱安那小子叫来,让他好好地学学。”说着就起身朝屋里喊:“忱安…”
“在这呢,别喊了。”周忱安懒洋洋的站在楼梯口处,双手抱胸,一副看热闹的样子。“又要普及什么知识?”
荏苒尴尬地直朝他摇头摇手的,这不是她本意啊。